立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立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6 10:00:2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对“罢韩”势力火一般的来势汹汹,韩国瑜方面及国民党则把整场罢免冷处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民党则一直秉持着“市政高调、挺韩低调”原则。国民党中常委们南下协助反“罢韩”时都非常低调,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强调要共同承担。江启臣表示,国民党没有气馁的时间,将会尽快讨论如何面对接下来的补选挑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韩国瑜当选市长后短短3个月,“罢韩”团体就开始进行一连串的超前部署。2019年12月,这些团体正式启动“罢韩”程序。韩国瑜认为罢免联署宣传活动在其市长任职未满1年时即开始进行,违反台湾地区“选罢法”规定,向法院申请停止执行罢免投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国瑜团队还交出了一份近六千字的“抗罢答辩书”。内容大致是整理了韩在高雄一年多来的施政成果。在这份答辩书的开头,韩国瑜援引了一句经书中的话:“心无挂碍,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罢韩实质上是一场政治追杀”,香港中评社5日评论说,“罢韩案”不只是韩国瑜的危机,也是国民党的危机、高雄的危机、台湾的危机。以后绿营选民可以罢免蓝色市长,蓝营选民同样可以拉下绿色市长,因为罢免门槛很低。政党间恶斗更不会停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弗洛伊德遭警察跪压(视频截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处于事件中心的韩国瑜,6日当天还去美浓和旗山了解农村状况。罢免案通过后,韩国瑜率领市政团队鞠躬感谢支持者。他无奈地说,很遗憾,民进党集中心思在“罢韩”上,集台当局各部门力量,买通几乎90%以上媒体,网军全力攻打韩国瑜。如果有这种心思体力,为什么不好好用在造福民众上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国瑜和夫人于2018年12月25日乘船前往就职典礼现场(联合新闻网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国瑜在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败给蔡英文后,绿营罢免呼声渐次高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台北市议员王鸿薇质疑说,岛内发烧者不能搭高铁和捷运,不能进入公共场所,如今发烧者居然可以去投票罢免,“绿营眼中,罢韩真的比防疫还重要吗?”